返回首页 > 展览与活动 >苏木之约—还原中国古代色彩
苏木之约—还原中国古代色彩
2012-01-15   100%设计艺术
  

    2012年1月8日,<苏木之约-还原中国古代色彩>交流展在浙江三尚当代艺术馆百分百设计艺术空间举办.
    来自韩国的纺织学博士金成禧女士关注研究中国传统文化和色彩美学二十几年,与爱好者共同追寻这正在消失的中国传统天然染色工艺之路。
在交流展上,金成禧博士将带来题为《染作江南春水色》的专题讲座,并将现场演示天然染色的工艺技术。观众可以共同参与天然染色福运手环的制作过程。
    唐朝诗人白居易在他的《缭绫》诗里有这样的诗句:
    去年中使宣口敕,天上取样人间织。
    织为云外秋雁行,染作江南春水色。
    《缭绫》就是唐代绫中费时费工的丝织品,产于江南地区浙江越州(绍兴),是一种先织后染的暗花织物。白居易夸赞绫为苍天设计而人间织染出丝绫 ,织出云外秋雁行的图案,染成江南春水的色彩。
    传统手工纺织品——织、染、绣的整个生产过程中,染色是其中一个十分关键,且是锦上添花的环节。它是从古代继承下来的从自然中提取的天然染料染色工艺的基础上,由印花工艺前期的基础工序发展起来的历史永久的传统手艺。而且它内含与其社会互相渗透所产生的天然色彩有关一系列过程以及其社会文化活动。色彩的发展不仅是染料染色技术的发展,而且受到当时的社会、文化的影响。因为人们对色彩的看法本身就是一种观念性的问题,在传统社会中将色彩的运用及接受归入一种社会范畴。因此,不同民族对色彩会产生不同观念,从而产生自己特色的色彩系统、规律,包括色彩命名、色彩配合、阶层与色彩的关系等等。
    中国古代已经有一定发展的染色技艺文化的基础上,在江南传统染色文化的发展如何形成?而且江南染色所组成的因素是什么?为什么原因目前它就被淘汰了? 江南传统染色文化的探讨,并不仅仅是为了挖掘过去曾经有过的辉煌,而是要在一个人文科学的角度思考物质文化本身的内层,重新提出传统天然染色文化的价值,以为未来文化走向提供给予我们更有健康的共同注目和更高雅的眼光!
    藉着以江南地区为主的有关染色文化的介绍,我们更应理解不仅在中国的少数民族地区,而且江南地区也具有代表中国染色工艺与色彩的历史悠久的传统文化。
    江南天然染色,在19世纪末期由西方合成染料的引进中国以后,在产业革命之世界潮流的影响下无法承担产业化中的角色。比如说,天然染料跟不上当时新材料面料的染色工业条件:涤纶以天然染料染时不好上色,而以合成染料染得更鲜艳。
    合成染料是在1856年英国人 W.H.Perkin发明的。它是属于带着与天然色素同样的化学结构,用化学来合成的一种化合物。由于天然染料与合成染料的来源不同,两者之间根本有了相反的优缺点。加上,接着工业化的推进,合成染料与染色工艺也渐渐地发达,人类追求‘方便’和‘便宜’,因为天然染色工艺有一大堆缺点和困难,不久,合成染料与染色工艺使人类在衣生活方面展开了一个新时代。
    首先,当时大家最受欢迎的事,就是合成染色的纺织品其色牢度好。比如说,染好的织物对水洗、太阳晒、还有对摩擦或有汗的时候,不会退色。在色牢度方面合成染色比任何天然色强。第二,合成染料为用红、黄、青三原色素来调制,可得到各种各样染着性好的颜色。不过,天然染料来讲,它是一种天然的复合物体。虽然从自然物体中提取染料用的天然色素成分,但是其中也包含着其他物质,不像合成染料一样百分百的一种颜色的色素。因此天然染料对纺织物的染着性比较差。第三,合成染料染色的制造与其染色工程由人工进行于染厂,解决了时空的限制。而天然染材,为了采集有季节性和数量的限制;提取的染料在保存与运送上也有限制的。第四,随着工业化的快速进步带来了染色设备的全自动化,突破了速度、量、色彩标准化,解决了色差问题。使人类满足与习惯了合成染色的属性:快速、大量、染色均衡。从染色效果来看,纯手工天然色工艺由于染材采集不同、染色工艺的条件等各种原因无法达到工业生产染色一样的色差均衡以及染色标准化。
    人类用了合成染料染色短短一百多年,大家太重视于拥有物质和追求方便的生活中,就遗失了过去自然中如何采集与染色。目前我们回头问合成染业,它对大自然环境有益了吗?绝对不是了吧!以前我们真的忽略了宝贵自然。它对人类健康有帮助吗?它能染成自然色彩吗? 在二十一世纪初的今天,我们既要面对文明的发达、物质的诱惑,同时应该诚恳地反省我们过度地追求机器文明的后果如何严重。而且我们重新考虑对自然和谐、健康有益比任何物质更宝贵、更需珍惜。
    由于天然染色的制造过程较慢,而且生产量也有限制,手艺作的天然染色服装比一般服饰贵。但是穿着天然染色衣服的人感受到染匠所发挥天然色彩美的精神,而且理解天然染色生产过程中所有劳动辛苦、以及天然染色所带的天赋弱点。因此,他们在穿、洗、保管等衣生活中比较小心地处理天然色衣服,希望越长久地使用它,终于发现了日常生活中与自然密切关系的自己。